• 质量建院 人才强院 科教兴院
  • 敬业 务实 进取 仁爱
 当前位置:主页 > 专业特色 > 围产医学学科 >
2017十大潜力“新星”:罗氏新药领衔 诺华刚获批的Kisqali在列
时间:2017-03-17  来源:未知  作者:院务部

  医药网3月16日讯 对于制药公司来说,2016年是不寻常的一年,因为美国FDA仅批准了22种新药。2017年制药行业是否会做得更好尚待视察。

  根据EP Vantage对2017年有望或已经上市药品的前瞻,罗氏(Roche)治疗多发性硬化症(MS)的新药Ocrevus是新药名单中最引人注目标,该药有望从多个方面攻破市场格式。

  在原发性进行性MS患者的临床试验中,Ocrevus的疗效比目前的标准治疗用药,即德国默克(Merck KGaA)的烦扰素更好,且显示出其它药物不具备的效果。这将对其它药品造成压力,并促使保险公司对药企施加降价的压力。

  此外,分析师认为如果保险公司不施加压力的话,赛诺菲(Sanofi)和再生元(Regeneron)治疗过敏性皮炎的的热点新药Dupixent,也可能引起不小的市场震动。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将上市的新药对几家公司特殊要害,因为有些新药是这些公司首个上市的产品。

  还有一些新药不一定是该领域或药企的先锋产品,但它们能够让竞争对手紧张不安。诺华(Novartis)的ribociclib(Kisqali,以前称为LEE011)将在治疗乳腺癌的CDK 4/6抑制剂范畴挑衅辉瑞(Pfizer)的Ibrance;诺和诺德(Novo Nordisk)每周给药一次的GLP-1相似物semaglutide,将接班该公司的重磅产品Victoza,与礼来(Eli Lilly)同样每周给药一次的Trulicity竞争市场。据悉,semaglutide初步的研究数据显示其在维护心血管功能方面有优势。

  3月14日,美国FDA批准了诺华的Kisqali与芬芳酶抑制剂结合用于绝经后激素受体阳性、人类表皮成长因子受体-2阴性(HR+/HER2-)的晚期或转移性乳腺癌女性患者。

  今年有望或已上市药品5年后销售十强榜

  Ocrevus:

  掀MS药降价潮

  Ocrevus有望成为2017年新药的领头羊是有原因的,因为MS领域正面临大洗牌。

  该药是第一种显示出可以延缓原发性进展型MS患者致残率的治疗药物,这些患者在MS患者中占比为15%,这也是Ocrevus在去年2月获得FDA打破性疗法认定的原因。

  同时,Ocrevus在治疗复发缓解型MS上也表示不凡。两项Ⅲ期临床研究的数据不仅能支持该药的上市申请,也表明其将超出德国默克的Rebif。

  事实上,Ocrevus原本有可能在2017年前得到批准,但去年12月下旬,罗氏宣布由于Ocrevus的生产过程被查出有问题,FDA将终极审核截止日期从2016年12月28日推迟至2017年3月28日。

  不过,该来的总会来。分析师预测,Ocrevus的上市将会有利于保险公司对整个MS市场的产品价格施加压力,而此前MS药品在处方管理政策下已经阅历一次降价潮。

  Dupixent:

  定价成关注重点

  分析师认为,赛诺菲与再生元的dupilumab(商品名:Dupixent)有望创造佳绩。在临床试验中dupilumab已经获得了大批积极数据,且由于过敏性皮肤炎一直缺少牢靠的治疗选择,因此一些分析师认为,dupilumab或者可转变许多患者的运气。

  但人们对于Dupixent上市的关注点将是该药的标价,以及保险公司如何对待其定价。事实上,赛诺菲与再生元也很清晰,近年来保险公司对药价的施压,已经妨碍了某些慢性疾病新药的推广。以两者的PCSK9抑制剂Praluent为例,由于其价格昂贵令保险公司“压力山大”,致使一些保险公司甚至对这类药物的使用作出了严格限制。

  赛诺菲与再生元指出,依据FDA目前正在审评的适应症,估量仅有160万名过敏性皮肤炎患者可用Dupixent治疗,而这些患者量只占了宏大的湿疹药物市场的一小部分,因此保险公司可能会接收他们的定价。

  同时,两家公司也正在开发Dupixent的其余适应症,如哮喘等其它过敏性疾病。

  Semaglutide:

  降低心血管风险

  诺和诺德希望其糖尿病新药semaglutide可能接棒其每日给药一次的Victoza成为新的重磅产品。不过,其将面临其它 GLP-1类药物的竞争,例如礼来的Trulicity。

  由于保险公司一直向糖尿病制药商施压,要求给予打折,因此诺和诺德必须供给一组强有力的证据来解释 semaglutide的疗效,才能使其在竞争激烈的GLP-1类似物市场中占据一席之地。为此,该公司计划发展更多的临床试验,包含头对头研究。

  事实上,在临床实验中,semaglutide已显示出其比一些常用药物有优势,例如阿斯利康每周给药一次的GLP-1类药物 Bydureon,默沙东的小分子DPP-4抑制剂Januvia,以及赛诺菲的基本胰岛素Lantus。

  此外,semaglutide具备降低整体心血管风险的作用。在去年9月颁布的Sustain 6研究成果显示,每周一次皮下注射,semaglutide可使心梗、中风和心血管疾病死亡的危险下降26%。目前,仅有其余两种糖尿病药物的临床数据显示对心血管系统拥有益处,即Victoza与礼来/勃林格殷格翰的SGLT-2抑制剂Jardiance。

  诺和诺德计划,一旦semaglutide获批上市,就对已经完成的试验持续随访,为证明semaglutide可降低心血管风险弥补实例证据。该公司正招募受试者进行头对头研究,以比较semaglutide和Jardiance的疗效。

  与此同时,诺和诺德还在开发口服型semaglutide,一旦胜利,其将会是第一个口服GLP-1类药物。

  Durvalumab:

  联合用药直指一线疗法

  阿斯利康的durvalumab将是检讨点抑制剂市场中的第四个产品,但这并不意味着其没有竞争优势。

  与竞争对手百时美施贵宝、默沙东以及罗氏一样,阿斯利康瞄准了非小细胞肺癌(NSCLC)药物市场的丰厚利润。不过,其一直在开发联合治疗计划,将durvalumab与另一个潜在药物tremelimumab(阿斯利康的一种CTLA-4药物)联合用药来进步其在NSCLC中的疗效。该公司最近正加快研究,力求使这个联合疗法成为NSCLC的一线疗法,这样一来也许可弥补百时美施贵宝的Opdivo留下的空缺。Opdivo作为单药一线治疗的试验在去年失败了。

  但此举推迟了阿斯利康NSCLC的Ⅲ期临床试验的完成时间,这意味着durvalumab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才干登陆肺癌药物市场。

  同时,与竞争对手一样,阿斯利康也正努力为durvalumab进入其他市场消除障碍。去年2月,FDA授予durvalumab治疗转移性尿路上皮膀胱癌的冲破性疗法认定,它将与Tecentriq和Opdivo竞争这一市场。目前FDA已经开端对Opdivo治疗膀胱癌的申请进行审评,其或许将先于durvalumab获批该适应症。阿斯利康还在为durvalumab申请头颈癌适应症而尽力,去年11月,由于在两项临床试验中忽然涌现了出血不良事件,阿斯利康只得放弃早早提交durvalumab 治疗头颈癌申请的计划。

  Niraparib:

  适应症成竞争优势

  Niraparib将成为继Lynparza与Rubraca后,抗癌药物市场上第3个PARP抑制剂。Tesaro公司希望niraparib能够被批准用于更多的适应症,因为临床试验数据表明,niraparib不仅对有 BRCA基因突变的女性癌症患者有奇效,对无基因突变的患者亦有效果。

  根据临床试验数据,相比抚慰剂组,niraparib使带有BRCA基因突变的卵巢癌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延长了15.5个月,而使无基因突变女性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延长5.4个月。在非BRCA突变但有其他突变的患者中,niraparib也有踊跃的疗效,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为12.9个月,而对比组为3.8个月,延长了9个月多。

  Niraparib的首个适应症将是卵巢癌二线疗法,同时Tesaro公司正在研究niraparib对未经治疗的患者的疗效,以期该药被批准作为卵巢癌的一线疗法。Tesaro公司还开展了niraparib治疗乳腺癌的临床研究。

  如果niraparib上市,那么阿斯利康的 Lynparza和Clovis肿瘤公司的Rubraca 将成为其最重要的竞争对手。但若niraparib获批的适应症多,那么其使用范围将更广。目前,Rubraca 和 Lynparza一样,只被批准用于治疗带BRCA基因突变的癌症。

  Baricitinib:

  RA领域竞争剧烈

  为了应对“专利悬崖”的打击,礼来计划在2014~2023 年期间,完成“推出20 种新药”的目标。

  不外,口服类风湿性关节炎(RA)药baricitinib可能扛不了大梁。该药将紧随辉瑞的Xeljanz进入类风湿性关节炎领域,而Xeljanz的销售业绩目前还没有到达分析师的预测。2016年前9个月,Xeljanz的累计销售额仅有6.49亿美元,这与分析师预测的该药2016年的年销售额为13亿美元的目标相差甚远。

  Baricitinib的临床试验已取得很多积极数据,一项Ⅲ期临床研究后续数据显示,该药在预防进行性喷射学构造性关节损害方面的疗效至少可以维持48周。

  与此同时,RA领域众多的参与者将使礼来未来的销售任务更加艰难。葛兰素史克与强生、赛诺菲与再生元,以及吉祥德与Galapagos公司的RA药物都已进入Ⅲ期临床试验阶段。艾伯维的“重磅炸弹”Humira的生物类似药也会使得baricitinib的市场前景变得更加复杂,尽管在baricitinib和Humira的头对头研究中发现,前者疗效比后者更好。

  Kisqali:

  挑战Ibrance保险性成隐患

  诺华的Kisqali蓄势待发,将在CDK 4/6抑制剂领域向辉瑞的热销药品Ibrance发动挑战。只管Kisqali的一些安全性问题让投资者担忧,但EP分析师却很看好其前景。

  Kisqali在Ⅲ期临床试验中取得了强劲的数据,但与Ibrance相比,该药的安全性问题受到关注。例如,引起肝伤害和心律变态,且有一件与其有关的猝死案例。

  瑞士瑞信银行(Credit Suisse)剖析师Vamil Divan以为,Kisqali的平安性问题可能会使得其市场前景还不如礼来的abemaciclib。但诺华寰球研发部门负责人Vas Narasimhan曾表现,会支配肿瘤医师对应用Kisqali治疗的患者进行监测,“这个相对惯例的监测不会是一个适度累赘。”

  诺华的下一步计划是将Kisqali用于绝经前女性患者,以期能够获得真实、关键的临床数据。

  KTE-C19:

  争做首个CAR-T上市产品

  Kite制药正与诺华赛跑,希望其淋巴瘤新药KTE-C19成为美国市场上首个CAR-T疗法。

  固然Kite制药在去年12月初就向FDA递交了KTE-C19的转动新药申请,将其用于治疗复发性或难治性洋溢性B细胞非霍奇金淋巴瘤(NHL),但统一时间,诺华也积极展开了与FDA的沟通工作。

  去年12月,诺华公布了其CAR-T疗法CTL019新的Ⅱ期临床数据,这为该药在2017年较早时候申请用于治疗儿童或年青成年患者的复发或难治性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r/r ALL)作了准备。Kite公司预计将在2017年第一季度末完成向FDA提交生物制品新药申请(BLA),并盘算在2017年将KTE-C19推向市场。

  诺华还筹划在今年向欧洲药品治理局(EMA)提交申请,因为EMA已经准予将CTL019纳入重点药物(PRIME)审批方案,这将大大节俭审查时间。与此同时,Kite公司的KTE-C19也取得了PRIME资格,并打算在2017年向EMA提交申请。两家公司也希望其新药可以在未来几年获批其他血液系统肿瘤适应症。

  KTE-C19 在2026年的预期销售额可达19亿美元,但总体销售额很可能取决于其和同类竞争产品能否将适应症扩大到实体瘤。KTE-C19的销售额也将与其标价有关,一些分析师预计,这一CAR-T疗法的价钱大概为30万美元一疗程。

  Ingrezza:

  FDA首个同意TD药物

  假如Ingrezza获得FDA的“绿灯”,其将成为第一个获FDA批准用于治疗迟发性运动障碍(TD)的药物,但Neurocrine公司不会止步于此。

  在Ⅱ期临床试验中,Ingrezza用于治疗有言语障碍和多发性抽动等症状的抽动秽语综合征,但这方面的研究最近遇到了瓶颈。Neurocrine公司在1月中旬宣布,在一项成年患者参加的临床研究中没有达到主要治疗终点。

  接下来,Neurocrine 预计会在3月底或4月初公布Ingrezza治疗小儿抽动秽语症的临床数据,这些数据将会对Ingrezza治疗抽动秽语症的开发发生重要影响。

  Spinraza:

  高药价引争议

  今年1月,百健和Ionis公司协作开发的Spinraza获得了FDA的上市批准。该药成为市场上第一个治疗脊髓性肌萎缩(SMA)的药物,患者治疗第一年所需的药费高达75万美元,随后每年为37.5万美元。

  作为治疗稀有病的药物,Spinraza一年的治疗费没有超越该类药物的标准费用范围,但在当前大众对药价高度关注的背景下,Spinraza的高标价立即引起了广泛争议。分析师猜想,公众对Spinraza标价的反映是否促使保险公司对百健施压,从而争取一些折扣。

  尽管争论不断,但分析师认为Spinraza将会是百健和Ionis公司的成功产品。Leerink Partners的分析师Geoffrey Porges将该药2020年的预期销售额提高至20亿美元,他预计今年将有1700名患者接受治疗。




上一篇:生意社:3月14日当归行情走稳
下一篇:鲁南制药“宫斗”高潮迭起 董事会决议有效性成悬疑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三人民医院
地址:漠河路280号 邮编:201999 电话:021-56111111 Power by DedeCms
沪ICP备1021950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