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质量建院 人才强院 科教兴院
  • 敬业 务实 进取 仁爱
 当前位置:主页 > 科研教学 > 继续教育 >
苗蔚林:不要把学困生扼杀在素养提升的春天里
时间:2017-12-14  来源:未知  作者:院务部
2017-12-13 21:39 来源:谏言教育 应试教育 原标题: 苗蔚林:不要把学困生扼杀在素养提升的春天里 不要把学困生扼杀在素养提升的春天里 ——给高层次教育主管部门的建议 江苏 苗蔚林 最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基础教育的良知是什么?之所以思考这个问题,是因为网络新闻,朋友圈传言,还有工作生活中一些耳闻目睹的事情,让我颇有感触。这里就现在基础教育阶段的学生辍学问题,谈一些看法。 在当前应试教育为主基调的教育模式下,诸多教育评估都与学生成绩挂钩,使不少基层学校不得不使出一些不合规范、违背法规、毫无人情味的非常规措施,一个重要的表现就是驱赶学困生。 记得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笔者做一个班级的班主任,经常利用下班以后的时间去学生家家访,说服那些要辍学的学生返校读书,不论其成绩孬好。学校还和司法部门联合制定了一个叫做“九年义务教育协定书”似的合同 文件,大概内容是:如果孩子不上学,有关部门要追究家长责任,当时我还写过一篇经验介绍性质的文章在杂志上公开发表。 20多年过去了,有关教育的法规越来越多了,但是,现在孩子上学的权利似乎没有谁去保障了,经济发展的越来越好,辍学率似乎并没有降低,或者说,辍学率与经济发展没有同步。20年前说是孩子家里贫穷上不起学,现在呢?还有多少因贫穷上不起学的呢?几乎没有。那么,这些孩子辍学的原因是什么?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应试教育片面追求升学率的教育评估,成为学校驱赶学生的巨大动力。 在社会经济发展如此之好的今天,国家即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今天,看看各地初中学段九年级的辍学率,我们对教育还会有自信吗?保守地推测,农村地区的初中毕业辍学率应当不低于15%—20%,在有些地区的学校可能更高,不知道有关部门上报的数据是否如此。这些学困生本应当在基础教育的小学、初中阶段全部完成学业,可是,就因为学习成绩差,就被驱赶离开校园,走上社会,其中不少成为问题少年,几年之后就成为社会包袱成为社会不稳定因素。 这是不是要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 引起重视,不是说有关部门马上禁止学生流失,如果学生流失,就如何如何考核学校,这是围堵,围堵解决不了问题,只要上级考核平均分、低分率,把平均分作为学校教学质量的重要标准,同时要求过低的低分率,那么,基层学校就有“魔高一丈”的办法对付你,只有上级想不到,没有下级做不到的。解决的办法是改变评估方式,去除应试教育片面追求升学率的管理思想,允许学生学习成绩不好,允许学校有一定数量的学困生。有关部门也不要总是强调要求学校要改进教学方法去提升合格率,学校都会想办法提高教学质量。 但是,任何一种数据的测量结果都应当是正态分布的,金字塔的底座是最大的,而且有一定的自然规律,这个规律也不是说用“人定胜天”的努力就能做到的,我们必须尊重科学,不是人为地想当然。比如人类的百米跑记录是9秒58,你非叫全世界多少比例的人去达到,即便采取各种办法去训练,那些比例是不可能达到的。如果有一种可能达到目标的方法,那就是用兴奋剂,用兴奋剂的结果就是损害运动员的健康,可能导致运动员死亡,也就是采用不该采用的手段。同样,在考核教学质量的各种数据上,各级部门都要求学校必须达到怎样的目标并进行严格考核。当有的学校觉得不可能达到的时候,采用的办法就是与兴奋剂如出一辙。 假如,我们允许有15%—20%的低分率,或者什么名称的学生存在,那么,这20%的学生就不会流失,将来才不会成为社会包袱——这才是疏通的办法。 现在有的教育评估,都把合格率定的很高,低分率定的很低,常人都知道根本达不到,但却以这样的标准去考核,这样的“霸王硬上弓”的考核只能催生许多违法违规行为,最终的结果是:学校办学是冷酷无情的,不择手段驱赶学困生。考试数据显示一片大好,其实完全不负责任,留下了很多社会问题。大而言之,就是给国家、给民族的伟大复兴平添障碍。作为高层次的教育主管部门,应当做好切合国情的调查研究,制定符合实际的教育评估标准。作为学校,应当对对学困生有怜悯之心,不要把对他们素养教育扼杀在人生的春天里。 责任编辑:


上一篇:关于高考改革、STEM教育等十个问题,我们采访了清华附中校长王殿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三人民医院
地址:漠河路280号 邮编:201999 电话:021-56111111 Power by DedeCms
沪ICP备10219502号-10